欢迎来到 - 夏蒲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数字时代,重新点燃传统诗歌的文化魅力

时间:2019-03-05 19:31 点击:
数字时代,重新点燃传统诗歌的文化魅力

  瞬息万变的数字时代,快节奏成为生活的主题词,连阅读也开始变得快餐化。节奏缓慢的诗歌渐行渐远,以致于它仿佛淡出了我们的生活。快节奏的互联网和慢节奏的诗歌,难道真的只能永远彼此对抗,无法和谐共处融入现代美好生活?

  腾云文化论坛做了一次实验,尝试在数字时代唤醒生命诗意。1月13日下午,主题为“生命的向度:中国人的诗性与诗趣”的腾云文化论坛第二期在北京MEE PARK召开,6位对诗歌颇有研究的顶级专家或诗坛高手到场,就如何“唤醒数字时代的生命诗意”进行了充满趣味和哲理的讨论。

  作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加文化公司,腾讯近年来一直努力推动科技与人文的融合,以技术助力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腾云文化论坛是腾讯社会研究中心发起的一个致力于探讨在数字时代如何更好地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促进科技与人文的融合,激发青年文化创造力的高端人文论坛。每期选择一个具有当代价值的中华文化传统主题,邀请学术研究、文艺创作、文化传播等领域的专家学者、艺术家、创作者进行主题分享与对话,连接传统,对话当下,滋养社会

数字时代,重新点燃传统诗歌的文化魅力

中国人的诗性与诗趣”的腾云文化论坛第二期召开

  董梅、薛天纬、谢思炜:探寻诗歌对现代生活的意义

  诗歌是我们祖先的生活与智慧,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核心部分。从诗经、唐诗到新诗运动,诗歌发展的历史就是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通过诗歌,我们能够窥见先民的生活,能够了解时代的沉浮,更能够管中窥豹,探究理想与人性。在文化多元化和信息爆炸的数字时代中,诗歌能够帮助现代人找到自己的文化根源,让精神有一个栖息之地。

数字时代,重新点燃传统诗歌的文化魅力

中国古典文学与文化学者、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董梅

  中国古典文学与文化学者、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董梅老师以郑风为例,带观众进行了对诗经中《风》的一次“考察”。在《诗经》的有生时代,每到暮春,就有采诗官手秉木铎,下到乡野间收集民歌,被称为“采风”。而郑风正是采诗官在古代郑国所搜集整理的诗歌合集,是诗经十五国风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部,著名诗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就出自其中。

  郑国存在的时间是公元前806至公元前375年,其领土从现在的陕西华县迁徙至了河南新郑,即到如今的双洎河之间。董梅老师从诗歌文本入手,对其中提到的节日和植物进行了详细分析,结合自己到当地的实际考察感受,带大家穿越数千年的岁月,领略了当时郑国的地理风貌、风土人情。她指出,因为郑国是一个移民之国,没有过去的枷锁,畅快地表达着个人的情感,呈现出了真实的生命感与鲜活的魅力,所以直到千年之后都能引起我们的共鸣。董老师认为,诗经是来自于土地和民间的,以行走作为补充阅读的方式,能够让人们明白文化的历史与来处,并重新发脚下这片土地的诗意

数字时代,重新点燃传统诗歌的文化魅力

新疆师范大学教授、原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薛天纬

  李白无疑是中国人心中诗歌的巅峰。新疆师范大学教授、原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薛天纬老师为我们分享了李白的心路历程与他的人生之梦,还把李白的心路与现代人对照,给予在场观众很大的启发。

  通过对史料的梳理和他人对李白的评价,薛老师认为,李白展现出过对仕途的渴望,是有发展愿望的。他希望通过从政实现自己的抱负,又不愿意走科举这样常规的路径,而是希望一飞冲天。薛教授进一步指出,关于发展的问题,其实是人类共同面临的万古难题。它是人性的基本需求,也是直到现代,我们都在讨论的基本人权。于此同时,能高歌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更为看重人性的另外一面——精神的自由,而这两者是互相矛盾的。原本在李白的思想中,建功立业并不最终的人生目标。他希望在仕途上达到一定成就后,就功成身退。

  薛老师认为,李白所面临的建功立业与精神自由之间的人性矛盾,是每个人都会面临的。但这两者在李白身上都得到了最大化的体现。由于这种矛盾的无法调和,李白最终选择了极致的自由。李白与平常人人生的悲喜并无不同,但他追求的是一种极致,而非如普通人一样选择妥协与平凡。所以,虽然普通人无法成为李白,但是我们很容易在他的作品中找到情感的共鸣。薛教授指出,只有在人的全面发展实现之后,李白的人生之梦才能实现。与李白相比,现代人是幸运的,因为社会进步的程度越高,人性就越能够得到实现。

数字时代,重新点燃传统诗歌的文化魅力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谢思炜

  诗圣杜甫在中国诗歌史上同样是举足轻重的存在。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谢思炜,在现场为大家详细地分析了,杜甫何以成为“诗圣”。

  谢老师认为,时代原因是不得不提的。唐代各种诗体趋于成熟,杜甫有历代诗人的成就作为基础。而他生活的时期又十分动荡,这样的背景为他的诗歌创作提供了深厚的积淀和创作的题材。在唐代,诗歌是求取功名的途径、也是自我表达的重要手段和当时政治和道德的要求。杜甫家学渊源深厚,其祖父是初唐时期有名的诗人,从很早开始,诗歌与他的生命就密不可分了。杜甫痴迷于诗歌艺术,诗歌是其陶冶灵性的手段和毕生的追求。他为了创作诗歌不断拓展视野,将个人的喜怒哀乐,扩展为全方位的社会观察和思考,“书一代之事”。此外,他笔耕不缀,在其59年的生命中,诗歌创作持续了40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年,都留下了不少传世佳作。杜甫一生中辗转多地,每到一地都开拓出一个新的创作境界,留下数十首乃至一、二百首诗作。而在创作质量上,他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以个人的努力,加速了七律诗体的成熟,同时还尝试了多种变格。谢教授总结说,杜甫将生命托付给诗歌,才成就了其诗圣的地位。

  西川、周云鹏:以创作激活传统诗歌的魅力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